新闻资讯

  • 赶在上班钟点之前,我就坐在了单科长的办公室门外,等待着单科长的到来!我要作最后的努力,希望单科长能够网开一面,高抬贵手!可是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却始终不见单科长的人影。询问他的同事才得知,单科长当天上午在市里参加退伍人员的一个什么会议,下午就去青岛出差一周,不来科里上班了。天太热,口太干,心太烦!歇会儿吧!看来大局已定了,只能对不起无锡师范的范校长了!也对不起梅村的女朋友了!这时的我反而倒觉得浑身放松了下来,随手在报架上取下一份《南通日报》翻阅起来……

  • 跟中学相比,一下子多出了好多自由支配的时间。逛街,看电影,观前街,台湾生活片,练拳。李路卞永清们在篮球场上活跃着。我的协调性差不喜欢打球。就学打拳练武功。去体育器材室借哑铃,去迟了,哑铃被借光了。在一个角落里有一副锈迹斑斑的大号哑铃,因为太大,没人要,就借了那副大哑铃。又先后拜了几个师傅。这次聚会,一班的崔大炮见了我只握手不说话。我问认得我是谁吧?崔大炮说怎么不认得?二班的两个壮汉之一。另一个壮汉便是章宏,泰州人。我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。这次见到章宏,握手时暗暗地使了点劲,感觉章宏同学退步了许多。壮汉。这是我给多数同学留下的印象。 颜兵,泗洪人。堪称死党。颜兵周玉林两个名字就像王朝马汉一样。我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追女孩一起失恋一起收获爱情。曾经一起追过三对女孩好友。我的老婆就是第三次进攻的成果。这么多年跟颜兵联系并不多。也好像用不着多联系,无论是别人眼里还是我们自己都把对方当成是最好的朋友。我喜欢这种感觉。无论隔了多远隔了多久,也无论见面还是不见面,真正的朋友永远是朋友。真心佩服颜兵这家伙,永远精力充沛永远激情四射。这次我俩交流的话题是养生和健身。

  • 一是,刚进大学不久,缪老师教我们跳集体舞。当时大家对跳交谊舞还有点羞答答,就跳集体舞。直到现在,提起集体舞,脑海中出现的就是缪老师教我们跳的《青年友谊圆舞曲》的旋律:“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,广阔的大路上尘土飞扬。穿森林过海洋来自各方,千万个青年人欢聚一堂。拉起手唱起歌跳起舞来。让我们唱一支友谊之歌!”顺带的联想就是体育馆的舞会,去的人多跳的人少,大家都贴墙站着,男生都不好意思请女生跳舞,女生只好跟女生跳。——我们的纯洁害羞的八十年代啊。

  • 苏州大学是我一生的骄傲。因为这段美好的岁月,因为在这段美好岁月里的所有遇见。我的苏大校园,我的老师同学,还有我的爱情。我是一个懵懂人,许多事情都是后知后觉甚至稀里糊涂。比如填报志愿。因了一篇小说《清水湾淡水湾》,一座城市的图像便烙在了脑子里。白墙黛瓦石板街,菱藕石榴桂花糖,更有吴侬软语小阿妹。因了这幅图,我报了苏州大学。那年我虚十八岁。独自一人,第一次乘火车,绿色车皮的那种,镇江到苏州,三个多小时。校门口有问询处、各系接待处。见到的第一个同学是江同学。江同学先一天报到,笑嘻嘻胖乎乎,帮我拿了行李带我到了八号楼。路上知道了高邮这个地名,后来多次吃到秦邮董糖,这是后话。宿舍里四张上下床,同室老大是张志龙,吴江人;周涌泉也是吴江人;阿利龙城使君,武进人;徐连根,江都人;董立国,徐州人,郏生明,盐城人。此后从一楼搬到二楼搬到三楼,我们七个人在一个宿舍朝夕相处了四年。

  • 为什么偏偏感恩时间?

  • 学生要刷卡进门,我们说想来看看以前住过的宿舍 ,门卫阿姨开门了。

  • 人要实现诗意栖居,首要条件人应该是诗,或有诗性。校友聚会,无目的无利益,无忧无虑,把每个人的身上的诗性激活了,这种激活和爆发是校友的特权,在当今时代里,它也成了奢侈品了。时刻怀念过去是种脆弱和衰老!但激活已逝的青春,积聚力量为创造更辉辉的未来,就是一首壮丽的诗。你们有幸见到我无齿样相,现在有齿了,和你们一起青春再出发。

  • 走近文科楼,想着以前的教室 ,木地板 ,但大门紧锁。

  • 为什么这个概念如此重要,我们的世界又遇到了什么问题,这背后有怎样的原因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  • 这是大年初二集智俱乐部带给大家的特别新春礼物。如果大家还不能感同身受,就请去电影院看看《流浪地球》吧,感受一下全体人类在面临危机时刻的心情吧~

  • 只为你…… 走过水杉林去找我们的宿舍。

  • 16条记录

Copyright © www.daunmuda.cn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